华池县党建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华池 > 正文

华池短章

发布时间:2017-06-12 09:54:24   作者:庞东邦   点击:

    泉

泉叫“花池”。

蕊明如月,矜持如初,渊默如许。

漾一泓。澄澈成大地的镜子。春之山桃,嫣然在她的心湖;夏之杜梨,燃烧在她的臂弯;秋之野菊,流淌着她的淙淙琤琤;冬之白雪,陪伴着她宁谧的感喟。

洪荒,有那么点。温婉,有那么点。

风晨月夕,一声太息......

走一脉。曳起生命本原的衣袂。是水,也是火;是火,也是骨。流成山丹的灼热、云霞的虹霓;流成芊草芳林,还有白发婆婆的木盆、耄耋爷爷的藤椅;流成林如海,花似锦,一川丁香成阵,万树杏花熏风;流成山坦荡,人坦荡,正道阳刚,阳光路上。

于是,花池就流成了华池!

 

自从那个名叫“嫱”的王姓女子打这儿走过后,这个岭有了名字——“打扮岭”。

想必是飘蓬遍地滚,断雁泣西风,想必是骨肉从此别,孤月匈奴看。下了这条岭,回首再无因哪!

来吧,在风中,面对浸透了自己的不平和痛楚的那个长安城,面对盛放了自己少女笑声和笑靥的秭归水,乾坤为屋,青天当镜,来吧,来一次天底下浩大无比的梳妆吧!来一次驱遣风云的梳妆吧!来一次让土地芬芳的梳妆吧!宫里的女子,你们,梳的只是头;我,要梳江山。

 

风从打扮岭吹过来了。是的,风从打扮来。风,裹着脂粉香;风,裹着花如雪;风,裹着红颜的泪血;风,裹着西域的鼓羯;风,吹绿南坡草;风,吹红山丹花;风,吹出牛羊走云霞;风,吹得心似月,胆似铁,肝肠似火,色貌如花!

 

拾级而上。

 

双塔寺前,你是要寻找灵魂的皈依?还是要洗去这一路来的尘埃?

 

兴许可以凉一段光阴。云流而不疾。管它花可劲儿地开,管它草可劲儿地绿。关起这扇门,没有菩提树,也没有明镜台。日

长如太古,寒尽不知年。

兴许可以结一段善缘。大彻大悟即为佛。名山留仙住,何妨袖清风而怀明月?真佛说家常,何不秉善念而养俗心?且耘心,温暖也是摆渡。

也许可以是一次涅槃。苦难难免,酿成酒,可也!这姊妹塔不是也屡遭劫难,可她们还不是看红尘,听暮鼓晨钟。

塔边,飒飒松风;脚下,小城一座,灯火熠熠……

 

不管这山,不管那山,到这会儿,咱就都是“南梁山”!

 

这山多着呢。山连山,山套山,山挽山,山抱山,山望山,山连山。山里有苦难。那山倒不咋高,可是它咋就遮住了太阳,直教长夜似墨,浓云如磐?

 

这山硬着呢。要不,梢林里怎么会有那么多汉子敢把这暗沉沉的天戳个窟窿来。巨石嶙峋,乔木森森,河水扬波,云岭日升……

 

这山暖着呢。热血燃烧了,把南国来的弟兄揽紧。火炕热起来,小米饭、高粱卷、旱烟袋里装进了土地的气息,一身胆气,还有遍地乡愁。

 

这山远着呢。千古万里的山哪,风来山间如鼓响,云绕青松如剑戟!

上一篇:奉献与忠诚

下一篇:庆阳赋

热点关注
图片新闻
华池县党建网
华池县 华池县党建网 华池县 华池党建网 党建网 华池县组织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