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池县党建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华池 > 正文

奉献与忠诚

发布时间:2017-06-09 16:51:32   作者:梅金娟   来源:陇东报   点击:

  几天前,坐班车回老家,与朋友闲聊中,旁边一位老人听我姓梅,终于忍不住激动地问道:“你姓梅?那你是梅营长的什么人?”老人口中的“梅营长”是我的太祖父梅生云,方言叫作太爷爷。
 
  我的太爷爷梅生云,梅生贵的胞弟,生于1904年,曾经担任华池县白马区骑兵营营长,解放以后,曾是华池县第一任武装部部长,但没当几天部长,就响应号召,领了一千块钱辞职回家务农,这一千块钱先是买了两头牛,又正赶上生产队吃大锅饭,无偿充公,至此,太爷爷弃甲务农,成了农民。
 
  太爷爷的警卫员后来做了某省省长,退休后千里迢迢来看望太爷爷。太爷爷被叫到大队等着领导接见,曾经的警卫员却跑到太爷爷家里去了,一来二去,竟然没见着面,成了两位老人终生遗憾。
 
  太爷爷长相英武,当年骑着一匹白马驰骋二将川的形象深入人心,当地上了年纪的老人说起来仍是满口赞誉,还能讲上一段关于太爷爷徒手打豹子的故事。当年的二将川人烟稀少,豺狼虎豹出没是常有的事,老百姓农业生产的同时,还不时要与各种飞禽走兽搏斗,有一回山里的豹子出来伤人,太爷爷最先冲了出去,一拳打过去,豹子竟然张开大嘴把手臂整个吞了下去,被含在豹子嘴里的太爷爷的手几下用力,豹子把手臂又吐了出来,大胳膊上就留下了几个血窟窿,豹子终究是被大家合力杀死了,太爷爷的胳膊也从此留下了难以痊愈的伤。在他晚年的时候,还曾用那只打过豹子的双手给我扎过小辫,用细齿的篦梳一遍又一遍梳得一丝不苟,可惜据说小时候的自己头发总是枯黄,是典型的黄毛小丫头。
 
  对太爷爷的印象不多,上面的故事,都来自于阴雨天里爷爷含着旱烟锅子讲的故事里。
 
  爷爷是那个年代里少有的独生子,太爷爷总是在外奔波,从不顾家,爷爷很小就挑起了照顾全家的重担。爷爷梅玉峰今年86岁,当过34年的各种村干部,爷爷的经历见证着基层农村人的政治生活的变迁。1947年,18岁的爷爷因为出了名的勤劳能干,被推选为当时最年轻的民兵连长入了党;1952年全国解放妇女,爷爷就成了乡里的妇女主任;1953年当了副乡长;1966年,建设初级公社,爷爷是公社队长;1967年,初级公社变高级公社,爷爷就成了高级公社社长;1981年包产到户,52岁的爷爷正式退休,专心务农。
 
  忠诚与奉献,是太爷爷传给爷爷,爷爷又传给他的十个子女和11个孙子的“梅氏家训”,因为忠诚,所以要毫无保留地奉献。爷爷是我见过对党最忠诚的共产党员,无论生活的哪一个细节,或者哪行哪业,在爷爷的眼里都能以是否忠诚于党来进行衡量。
 
  在两位太爷爷撇下一家老小专心革命的年代,一家九口人的全部吃穿用度都来自婆媳三人,两位闹革命的太爷爷每次总是半夜匆匆回家,每次回家都是因为没吃的了,因为总是来去匆匆,以至于爷爷的童年记忆里,全都是自己的母亲和奶奶在昏暗的油灯下一遍又一遍地推炒面的情形。爷爷说:“第二天一早,鸡叫两遍,老掌柜就背着刚炒好的炒面上路了,他们一走,家里人就得吃好一段时间得麸子窝窝。”家里的米面布棉都得紧着两位太爷爷,完了才能轮上其他人,虽然一大家子没一个识字的,但都懂大理,对此,谁都没半句反对。
 
  在爷爷入了党,担任生产队长的日子里,一家人仍没有过上“好日子”。爷爷年轻、能干,为了多产粮,甚至三更半夜起来开荒种地,爷爷带领的生产队生产的粮食一直都远远超于其他生产队,但在分配的时候,奶奶领到的却永远是别人挑剩下的最后一份。1981年包产到户以后,爷爷被免职回家,爷爷依旧勤劳能干,开垦了所有能够开垦的荒地,全部种上粮食,还养了牛羊,但10个子女带来的生活负担还是让庞大的14口之家举步维艰,但无论多困难,对于要上交的公粮,爷爷总是一丝不苟,最好的、最新的,足斤足两的粮食,用新麻袋装了,拉着架子车送到粮站去。家里的粮食不够吃了,总有野菜树皮来补亏空,以至于1966年生的父亲还记得小时候,全家老小守着一袋袋粮食吃榆树皮面条的日子。
 
  等到父亲梅建宽顶门立户的时候,家里的情况依旧清苦,好在家乡的大山富饶而又无私,父亲凭着一双手,一边种地,一边进山采药,白手起家,建起了一座温馨的小院。可惜的是,父亲没机会上学,更没机会入党,这也就成了爷爷和父亲心里的坎,但父亲的慷慨和勤劳让爷爷很是欣慰。小时候只要有上门乞讨的老人,父亲总是伺候长辈似得把老乞丐请上炕,端来能拿得出的好吃好喝来招待,仿佛是怕老乞丐难为情,父亲还总是和他们一起盘腿坐在炕上吃饭,天冷的时候还会留宿,这让小时候的我一直没有办法理解。父亲今年48岁,操劳了大半辈子,但始终勤劳而知足,他总是鼓励我们,努力学本事,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上一篇:父子劳模

下一篇:华池短章

热点关注
图片新闻
华池县党建网
华池县 华池县党建网 华池县 华池党建网 党建网 华池县组织部